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想法

可以寄到家做的手工活(手工活在家做)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伟芬 通讯员 嘉钟法

在家干体力活容易,一天挣100块。听到这样的兼职广告有诱惑力吗?

小心,这可能是个诈骗陷阱。

近日,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一起涉案金额1.31亿余元的诈骗案件。该集团首要分子、主犯严某志,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主犯李莫利、方默梅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2年,并处罚金50万元、30万元。犯罪集团的其他被告人被单独处理。

主犯之一的方默梅,起初也是个骗子。

2018年,方默梅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份手工兼职招聘信息,她非常激动。

方默梅交了988元的入场费,准备发大财。

“公司设置了‘入职费’三个档次,其中兼职488元,代理688元,总代理988元。不同的是,代理可以通过招募新人获得佣金,几乎可以获得新人60%的‘入门费’;如果你是一般一代,除了拿到提成,还可以在招聘100个新人后晋升为组长,承担一定的管理职责,每个月领固定工资。”方某梅供认不讳。

“入门费”三个档次的背后是手工。

交了“入场费”没几天,方默梅就收到了公司寄来的半成品工艺品,包括手珠、鞋垫、枕头等。根据公司的招聘声明,她只需要用针线活把鞋垫和枕头上的图案绣好,然后把成品寄回公司,就能拿到工资。

公司说轻松的体力劳动做起来很累。

“鞋垫和枕头很难绣。就算我一直绣,绣一对垫也要4~5天。如果公司送的半成品都是绣花的,需要连续绣一个月以上,报酬才100元。”方默梅说,公司会故意把非常难绣的半成品送给受骗人,目的是让他们无法完成,为拿工资设置障碍。

手工半成品分发给受骗者。

另一位受骗者詹某对此深有感触。“在公司发布的招聘广告中,需要做的手工工作非常容易,但实际收到的半成品却非常难绣。我试过了,估计一个月都绣不完,投资回报明显不划算。”

由于诈骗金额较小,詹没有选择报警。

当方默梅发现自己做体力活赚不到钱的时候,她开始转向招新人。

“会有一些广告,内容一般是‘手工简单易做,在家就能赚钱,随机发货简单手工’等等。”方墨梅解释说:“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招了100人。除了每个新人的‘入场费’提成,我还以每月2000元的固定底薪晋升为组长。”

组长有一定的管理职责。

组长会把已经交了“入场费”的兼职员工拉进群里,每天在群里发结算和付款的图片,制造其他兼职员工在赚钱的假象。

“其实这些图片都是假的,都是PS合成的。目的是让他们觉得,阻止他们报警是自己的个人原因,而不是公司的原因。”方某梅供认不讳。

因为方默梅“善于管理”,到2018年底,她已经成为公司的“高管”,主要工作变成了研发“产品”、研究“演讲技巧”、提升团队绩效、应对“负面舆论”等。

“对于受骗人可能提出的问题,我们会提前准备好‘演讲技巧’,然后请‘讲课老师’将‘演讲技巧’发送给‘客服组’统一回复。”方默梅解释说,有时候他们也会研究新的“产品”,比如特别难绣的鞋垫。大家的意见都很大,在网上流传,只好用其他很难绣的手工艺品来代替鞋垫。

最后,

2018年以来,被告人闫某志、李某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招募被告人方某梅等人,先后以“领航国际”、“尚美工艺”、“信创电商”等名义在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平台推广体力劳动,声称入职后可以无限期领取体力劳动,编造体力劳动简单易做的事实,每天赚取100元,伪造虚假收入照片,诱骗被害人支付额外费用。

被害人缴纳入场费后,被告人严某志、李某力、方某美等人利用故意拖延结算和交付时间、延长被害人返还期限、增加体力劳动难度等手段,迫使被害人放弃完成体力劳动或继续领取体力劳动,达到非法占用入场费的目的。受害者回收的汽车衣架、鞋垫、钻石画、珠子等手工制品被堆放在陕西、安徽等地的仓库内,没有正常销售活动。

被告人严某志、李莫利等人还通过成立组长组、高层组等大量微信工作组的方式管理诈骗活动,并设置组长、高层助理、高层官员等职务对诈骗分子进行管理。

法院审理查明:

>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闫某志、李某丽、方某梅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组建诈骗犯罪集团,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中被告人闫某志、李某丽涉及诈骗金额1.31亿余元,被告人方某梅涉及诈骗金额1.27亿余元,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被告人闫某志系犯罪集团首要分子、主犯,依法应当按照集团所犯全部罪行处罚。被告人李某丽、方某梅在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显著,均系主犯,应按其组织、领导或参与的全部犯罪论处。被告人方某梅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