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想法

几万块开什么小店适合(90后姐妹来杭开小店)

煎饼店、配菜店、小服装店、招牌店、宠物店、洗衣店.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钱江晚报小时新闻关注了大量的小区小店,也开启了不少店主的故事。

一碗面,一块蛋糕,一块叉烧,一块面包的背后,是一个小店或者一个人的努力,也是一个家庭甚至几个家庭的生存。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的小店系列报道越来越受到关注。通过我们的报道,越来越多的小店被大家所熟知或喜爱,越来越多的小店在大家的关心下生意有了起色。

这些在杭州开店的店主是谁?他们来自哪里?他们在获得希望和生存的同时,又在担心和焦虑什么?

小时新闻12记者深入杭州几个城区。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在钱江新城、西湖、闹市区、未来科技城等社区周边随机找了100家小店,听了100位店主讲述自己这几年在杭州的得失,最终形成了近5万字的调研报告。

我们不知道杭州有多少这样的小店。但是这100个样本可能会帮助更多的人更好地了解他们周围的小店。

在100家小店中,最年轻的店主出生于1996年。他们今年25岁,最大的60多岁。其中70%以上来自其他地方,如安徽、云南、沈阳。他们的家庭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一半以上的店主学历低,但也有海归。

所有小店的生意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疫情的影响。零售、服装、水果店普遍反映受到电商冲击较大,生意越来越差。

小店最大的成本压力来自租金。业主最担心的是老家的父母或孩子突发疾病,最困惑的是疫情后生意的下滑。

是离开还是留在杭州,成了一些店主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回家不是更好吗?不开小店还能怎么办?我的下一代能成为新杭州人吗?这些问题在开店的日常生活中反复出现,并成为一个结。

学心理学的海归为什么就不能开店

这家位于杭州拱墅区建国北路的咖啡馆老板是三位从墨尔本回国的海归。

两个年轻女孩负责管理,另一个男孩负责投资。店铺面积100平米,租金近20万一年。

今年3月底,该店试营业,4月2日正式开业,首期投资40万元。

白天的咖啡馆,晚上的酒吧,不同主题的沙龙都会定期举行。

“我还没赚到钱。”两个女孩,一个出生于1992年,另一个更小,出生于1996年。两者的专业似乎与咖啡店无关。一个学教育,一个学心理学,但两个人都有开小店的梦想。“之前,我们去了未来科技城和黄龙一带寻找店铺。与过去相比,建国路是这里性价比最高的道路,客流还可以。”

店铺装修成工业风格,目标是打造成为线上名人店。

店铺每天11: 30营业到晚上10: 30,依然是他们两班倒。

“找不到合适的店员。没有预算雇一个专职文员,就等着瞧吧。”女孩们说,她们努力了一个多月,但经营情况超出了她们的预期,所以她们对自己能长期下去很有信心。

墨尔本海归为什么开店?

在两个女生眼里,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回答。

如今,就业方向早已多元化。学教育心理学的不能开店吗?

“后期我们会结合艺术和文化,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多元化。”他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从安徽来的姐妹想让下一代成为新杭州人

如果说咖啡店是上世纪90年代刚刚起步的话,那么在杭州滨江区开了5年女装店的姐妹们,显然已经被社会打了一顿。

这个位于滨江区滨胜路的小服装店,面积约40平方米,年租金13万元。除了房租,还有水电费,每个月的配送费用大概在5万左右。

我姐姐在1993年和我姐姐在1996年开始合作,他们

小店的收入占全部收入的80%到90%,另外一部分收入来自于购买。

两个女孩都结婚了。我姐姐的孩子4个月大了。姐姐在萧山买了一套二手房,花了280多万。她每月有1.4万元的贷款。她必须抚养孩子。压力挺大的。我姐姐在老家,她奶奶在照顾她。她在杭州租房,和别人合租的租金是1900元。“通常,店主会点外卖。一天吃饭的费用六七十元,还要买护肤品什么的。”姐姐说,做衣服挺累的:“最难的是在微信上采购商品、保管店铺、提供服务、答疑解惑的时候要保管店铺。其他人不能出去度假。除了春节,他们回老家休息几天,每天都得开着。”

疫情期间,生意几乎停滞,姐姐在老家一时半会出不来。我姐姐刚生了孩子,很担心。疫情慢慢过去后,老店原房东回收,再次找店,担心顾客流失。好在新店离老店不远,现在慢慢稳定下来,老顾客又回来了。

但困惑依然存在。

“我还是没赚多少钱。月收入看似七八万,但除去费用,一年存几万就不错了。结婚前几乎是月光。结婚后觉得压力越来越大,要养孩子。”

他们最大的担心就是孩子或者老人生病在家,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经不起风浪”。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回老家呢?

“家里工资不高,地方太小。杭州是大城市,还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能成为新杭州人?”

开宠物店的杭州小伙调侃“累成狗”,

正在想办法怎么压低成本

开宠物店的“王贝贝”1993年出生,是杭州本地人。他的店铺在拱墅区,约50平方租金一年9万。店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包括进货、收银、美容,都由“王贝贝”一人完成,他调侃自己天天“累成狗”。

为什么不招一个店员?

“招店员的话,我年底付掉一年租金就等于白干。”

“王贝贝”说,因为喜欢宠物才开的宠物店。

“宠物店很难的,一来辛苦,二来成本太高,虽然不在乎一年能赚多少钱,但开店总想每年都是有进账而不是亏本。我算过一笔账,房租如果可以省下的话,就可以请一位美容师,那样每天的工作压力能够减半,也能赚到钱。所以现在我要想办法如何压低成本。”说着说着,这位28岁的店主皱起眉。

在杭州下沙学源街开花店的绍兴小伙子阿攀也觉得累。这个1991年的小伙子有女朋友但还没结婚,在杭州买了房。

阿攀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公司上班,但最终选择自己创业。花店在大学城边开了快5年。店铺不大,一直开在一家甜品店的楼下。因为开在大学城里,而且又有甜品店的虹吸效应,花店的生意一直算不错。比如毕业季、母亲节等节日,包花得包通宵。

2019年,阿攀计划把花店开得更大一些,就在甜品店边租了个10多平方的店面,一年租金7万多。没想到,店铺刚租来没多久,就遇上疫情,生意格外惨淡,2021年年初,阿攀的花店又搬回原址。

去年一年亏了不少钱。阿攀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房子是3年前买的,家里付的首付,自己还贷款。每个月现在要还4000多,好在房子交付了,可以不用在外租房。和女友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结婚、生子,方方面面都需要开销,压力山大呀。”

小店里的大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90后郭翌辰,他和朋友投入30万元在庆春路盘下了一家10平方米的小店,开了一家“Super charger”的咖啡店。他说他的咖啡店属于“走咖”,这是年轻人的叫法,就是不像传统咖啡店坐下来优雅地慢慢喝,而是像现在热门的奶茶店一样,顾客买了就走。“都市人节奏快,压力大,年轻人又不太爱喝茶,所以把咖啡当日常饮料的办公人群越来越多。”听说上海已经很流行,为此他还专门去上海进行了调研。他预判,在奶茶热之后应该是这种“走咖”会热销。

他碰到的难题是如何进行网络营销。

现在咖啡店一半的营业额是外卖订单,如何扩大在美团、饿了么上的影响力,可决定着这家小店的兴衰。

另外,“上海就有类似的品牌,迅速扩张到100家店,现在都已经准备上市了。”郭翌辰还有个大梦想。

他说,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来源:钱江晚报

编辑 吉倩倩 刘梦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