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想法

未成年找兼职的app(网络陷阱正在盯上未成年人)

网络陷阱是针对未成年人的。在最近的“双十一”中,很多商家推出了红包返利活动,看着大人们做大量的购物,而初中生肖旭也被迷住了。这时,她收到一条信息“给红包返利,发100到200”。她决定试一试,却没想到落入了骗子的圈套。由于缺乏社会经验和极其方便的互联网接入,像肖旭这样的未成年人已经成为许多骗子最容易欺骗的目标。兼职刷单、套路返利、游戏收费等作弊套路成了未成年人容易上当的“陷阱”。根据共青团中央青少年权益部和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数据,2019年,我国未成年网民数量为1.75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1%,拥有自有上网设备的未成年网民比例达到74.0%。此外,66.0%的各类网络安全事件在过去半年内没有遇到过。换句话说,34%的未成年人在半年内遇到过网络安全事件。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各类网络安全事件中,返利诈骗、计费诈骗、游戏相关诈骗是未成年人最容易被“招”的三类诈骗。然而,这种容易识别的“简单粗暴”骗局往往容易被未成年人勾搭,很多黑产从业者通过租借号码、购买号码、伪造支付截图、发送木马等方式设置骗局。红包返利陷阱:发100元返你200元?曾有学生充值20万元才发现被骗“前不久,我在刷Tik Tok的时候,有人给我发了一封私信,要求我在QQ上聊天。后来我进入他的QQ空间,看到有红包返利活动,就发了100元回200元。我觉得试试也行,就用省下来的零花钱给他寄了100块钱。结果他不仅没有退200元,还让我转800元到1000元,他可以直接退我3000元。我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个骗子。”家住天津的初中生肖旭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他被怀疑遭遇了网络诈骗。肖旭说,偶尔会有一个不知名的QQ号以各种方式添加她,这个QQ号的空间里也满是自称返利的宣传图片。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登录肖旭的QQ,发现一个名为“鬼小”的QQ用户通过一个QQ群给他发了一个临时会话,内容是:“小姐,你想玩返利吗?”在记者回复“怎么玩”后,“鬼小”很快就发了一张图片,上面显示“返利活动,全部秒回”,活动范围从100元内支付999元到800元内支付18888元不等。

当记者质疑为何要开展“返利”活动时,“鬼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发了一张35万多元的零钱图,表示“不缺钱,直接发”。记者试图问“鬼小”如何付款。他说可以加微信转账,把记者拉进一个新成立的微信“返利群”。当记者说为什么不能直接退899元,或者付款10元能不能退20元时,对方说“活动10分钟就结束了,就算他不玩了”,10分钟后返利组解散。无独有偶,10分钟后,另一位用户“诚实返利”给记者发来好友申请,直接说:“我是福利工作者,你怎么不来参加返利活动?10元中返20元”,并发了返利成功的截图,称“我不会骗学生党”。记者试图给他发一个10元的红包,但他并没有像截图所说的那样兑现,而是继续索要更大金额的红包。在记者没有回复后,“诚信返利”将肖旭的QQ号涂黑。对此,天津网坛相关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此类骗局的“技术含量”较低,且大多针对反欺诈意识较低的人群。“首先,受害者会被伪造的微信转账记录、更改金额等引诱。然后像“活动将立即结束”这样的话会产生一种紧迫感。当受害者开始转账时,他们会被各种各样的话骗去转更多的钱。”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一个专门为未成年人进行此类充值返利诈骗的团队。6月2日,石家庄市公安局在“2020专项行动阶段性成果新闻发布会”上举了一个类似案例:今年4月21日,石家庄市某中学学生张通过手机QQ添加了一个自称某明星官方QQ号的QQ号,并在其QQ空间看到了充值返利的活动。在对方的引导下,张某用母亲的手机接连充值20多万元,后来发现被骗。石家庄市公安局表示,此案是今年石狮市首例针对未成年人的电信诈骗案件。专案组对聊天记录和资金流进行了详细梳理,发现受害者通过扫码的方式向犯罪嫌疑人转账,这些收款码大多分布在广东、湖南等地的便利店或网上公司收款码。专案组立即前往当地开展侦查工作,成功掌握了3个线下洗钱团伙和1个线上洗钱团伙,最终成功抓获包括诈骗、洗钱、QQ号存卖等多名犯罪嫌疑人。兼职刷单陷阱:用你爸爸的手机刷单,再登录可能已透支万元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兼职刷单是未成年人和学生党容易上当的另一大诈骗形式。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只能用父母的零花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当家长不支持一些游戏费用时,很多学生党都想兼职赚钱。网友“奇怪在一起”说,“一开始这个兼职客服让我把支付宝的花苞、芝麻信用、流水信息发给他。后来要求我申请支付宝的备用金,让我通过扫码的方式把钱存到对方的账户里。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被骗了。”对此,贝壳财经记者在网上找到了一位与此类似的网友。

“兼职招募”信息,并以初中生身份与对方联系。当对方得知记者“还在上学,没有支付宝”的时候,立刻教记者如何登录父母的支付宝账号,“用你爸爸的手机和我聊。”

随后,对方反复要求记者在“爸爸的手机上”登录QQ,理由是“你只能用爸爸的支付宝刷单”,刷一单可以获得30元佣金。记者表示已经登录好后,对方发来一个名为“刷单助手”的APK链接要求下载安装。但在下载后即将安装时,记者的手机弹出了病毒风险提示。“该APK链接很有可能包含木马,安装后支付宝容易发生资金泄露风险。”对此,天津网安有关工作人员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对于此类陌生的APK链接,最好不要轻易点击或下载,即便没有木马,也很有可能存在诱导性的‘钓鱼’界面让用户上当受骗。”金华日报曾报道过类似的骗局。5月25日下午,义乌14岁女生静静(化名)使用母亲手机在淘宝遭遇诈骗分子发来的支付码诈骗,静静在扫码并填写支付宝账号、密码、手机号等信息后,支付宝账户当即被“挤”下线,再次登录还是不成功。过了一会儿,总算登录了支付宝,却发现花呗、借呗都有了透支、借款记录,共计1.1万元,对方把她的QQ也拉黑了。对此,义乌市公安局稠江派出所提醒广大家长和未成年人,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牢记不点击陌生链接、不乱扫二维码、不填写重要个人信息、不透露验证码等防骗技巧,防止掉入通讯网络诈骗陷阱。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此类兼职刷单陷阱触及普通用户的方式往往是在各大贴吧、论坛发送兼职类“招聘贴”,也有通过租买微信号、QQ号等在各大聊天群“组团轰炸”的。此前,贝壳财经记者曾接触过微信租售黑产人士,普通用户可以以一天60元的价格出租自己的微信。记者为调查,出租自己的微信后发现,微信会在一天内添加几十个“兼职群”,并在兼职群中使用机器脚本反复发送“兼职活动”的信息,以此吸引用户上钩。游戏诈骗陷阱:解除防沉迷、免费送皮肤、点券充值?小心钱没了,账号也没了除上述通过QQ、微信群组以及短视频私信等方式触达未成年人外,游戏里的骗局是未成年人容易遇到的另一陷阱。《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相比电脑游戏,手机游戏在未成年群体中受众更广。调查显示,各学历段未成年网民玩手机游戏的比例均在五成以上,小学生网民玩手机游戏的比例达到51.1%;初中和高中生网民分别为61.2%和59.2%;中职学生网民达到71.7%。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点券充值、购买“皮肤”等游戏道具、解除防沉迷等是不少学生党玩家的“刚需”,因此不少骗子针对此进行诈骗。“学生党”王者荣耀玩家“嘉尔”就曾遇到过此类骗局,“之前搜到过号称可以帮忙解除防沉迷的,我就转了30元过去,此后我收到了一个腾讯发来的恭喜解除防沉迷的邮件,以为成功了,后来发现这个邮箱是高仿的,防沉迷也没有解除。”“嘉尔”告诉记者,这类骗局还算金额不大的,围绕游戏进行的骗局多种多样,“比如号称免费赠送皮肤,实际上登录账号转移微信零钱的,还有说100元代充300元点券的,这些都容易让没有经验的人上当。”重庆市开州区公安局官方微信公号就曾发布案例称,4月17日,有10岁儿童使用家长手机在一个游戏交流APP上被人以“认师傅、免费送皮肤”的名义被他人登录了微信账号和密码,并在登录之后转走了绑定银行卡里的8100元。报告显示,在未成年人遭遇的网络安全事件中,账号密码被盗占19.8%、电脑或手机中病毒占15. 4%、网上诈骗占11.4%,个人信息泄露占6.4%,有66.0%的未成年网民表示在过去半年内未遭遇过网络安全事件,高于整体网民的55.6%。《报告》认为,这可能因为未成年网民相比成年网民使用互联网的机会少,遭遇网络安全事件的可能性低;以及未成年网民的网络安全防范意识弱,虽然遭遇不法侵害但未能有所感知所致。

对于返利骗局等未成年人遭遇的网络“陷阱”,西湖公安分局反诈中心表示,家长要做好自身手机支付的安全措施,不要轻易告知孩子手机支付密码、银行支付密码等重要信息。同时通过交流互动,告诉他们不要盲目扫二维码,以防恶意软件和木马病毒被强行安装,更不要盲目点击不知来源的链接,防止进入钓鱼网站。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