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想法

线上兼职一单一结(线上兼职平台安全隐患丛生)

记者|李彪

用手指做任务,用家里的手机赚零花钱,口号里的“日薪”“时薪”,再加上平台认证的“担保背书”,看似让灵活的线上兼职成为了家庭主妇的“福音”,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近日,界面记者通过黑猫投诉注意到,部分用户对线上兼职平台“新手必做小任务”的投诉较多,主要集中在商家篡改约定奇数、拒不结算,部分小任务要求兼职人员垫付会员费、实名登记并绑定身份证、银行卡等。投诉对象包括团委、兼职人和兼职猫,以及很多线上兼职平台。

以有数据记录的团委为例。截至目前,共青团平台关于黑猫的投诉有132件,已回复130件,已解决104件。根据界面记者的浏览观察,大部分信息与平台上的“2分钟任务”等兼职相关。

来自成都的王女士告诉记者,下载共青团APP后,她在首页“在家赚钱”栏目下选择了“手机任务”的线上兼职,出版者为牧阳分宜城商贸有限公司。

受访者提供的帖子截图显示,该业务状态为“企业认证”,带有“团保”“放心送兼职无忧”等一系列平台认证标志。

王女士向界面记者介绍,所谓“手机任务”的主要工作就是下载各种APP注册。“前几个还是比较简单的,比如注册淘宝特价版,但是后来实名认证、银行卡绑定、支付宝微信授权,其他几个都要付费。”

王女士透露,付款项目主要用于注册后开通会员,但该费用在工作介绍中并未提及。商家以任务要求为名,通知兼职人员先行垫付。

由于后面很多任务都要交不同金额的费用,银行卡也需要绑定,王女士打算在完成11个订单后放弃这份工作。根据招聘要求中的“10单结算”,当王女士发现商家要求结算时,被告知已经变成“15个月后统一结算”,既包括兼职报酬,也包括预付款。

根据黑猫平台的记录,客服人员在共青团接到投诉后不到一个小时就联系了王女士,当天就处理了客户投诉请求,备注为“客户表示满意”。

王女士向界面记者证实了这一点。据她介绍,具体解决办法是和团委工作人员加QQ好友,对方会直接转账给她支付相应的费用。转账金额基本可以覆盖完成任务的报酬和预付款,但她不知道如何计算任务清单。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兼职雇主已成为投诉黑名单上的“常客”,主要有苏州美网科技有限公司、沐阳县柯南网络服务中心、宿迁财灿电子商务公司和沭阳分宜城商贸有限公司。

上述四家公司多次被曝违约拒账,所做的小任务涉及用户隐私信息,甚至同一业务在不同平台的投诉中“榜上有名”。

界面记者在最新版本的共青团APP中找到了上述四家公司的岗位招聘信息,主页上的认证保障信息一应俱全,新手也可以照常接小任务的订单。

界面记者通过投诉和消费者反馈联系共青团协会。

团委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平台明确禁止商家以任何名义向用户收费或允许用户“提前支付”,商家修改奇数、拒绝结算也是违法行为。对于客户服务投诉,一接到就马上回复,并进行核实和处理。

在提到上述多次被投诉的业务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也处理过类似的投诉信息,也注意到了上述公司的名称。公司催促后

至于“黑名单”公司为何能“屡告不绝”,是否有“下架红线”等具体标准,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需要与相关业务人员沟通后再作回应。

关于“投诉后支付给消费者的钱是平台的还是商家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记者,平台会督促商家结账,但在某些情况下,“平台会买单”。

此外,消费者王女士也告诉记者,团委工作人员在直接跟她转账结算款项后,并没有告知她资金来源以及相应业务的处理措施。

在回复记者的电子邮件声明中,团委表示,平台上发布的企业、个人、岗位将经过一系列严格审核,包括录入系统自动审核、人工二次审核认证、岗位信息初审、岗位人工测试调查等。接到用户投诉后,CYTS也将核实并督促企业尽快整改。

此外,在兼职保障方面,公司表示已与多家权威保险公司合作,为求职者提供3000元的兼职保障和10万元的人身保障。

青联成立于2013年,主要推进“一站式灵活就业招聘服务平台”。最初主要针对校园兼职领域,后来扩展到全社会的兼职招聘、企业服务和云推业务。该平台主要负责兼职人员与企业之间的双边信息匹配。盈利模式是根据求职线索的实际使用情况向企业收费。每5元,主要的流量入口是共青团APP和支付宝小程序。

2019年2月,共青团宣布完成数亿元的B系列融资。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入选“杭州准独角兽企业榜”。

官网数据显示,3800多万共青团用户中,65%是900后。平台发布的新手任务大多有“18岁以上”、“17岁以上”的要求。但在具体审核过程中,界面记者发现只需点击注册,立即跳转至业务界面告知“您已被受理”,无需任何年龄、身份的认证流程。

/p>

线上兼职的安全问题还远不止于此,用户隐私信息与求职诈骗更是一大隐患。公司官微在2018年就有发布相应的官方声明、防诈骗指南。2020年,在工信部七批APP侵权情况的通报中,青团社在内的五家互联网招聘平台均被点名。

根据青团社出具的相关材料,记者了解到,平台APP此前是由于“首次开启即要求申请定位权限”而遭工信部点名“过度索取权限”。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一操作原本是为了匹配附近岗位的需要,现已整改获批合规。

互联网行业曾有“隐私换方便”的说法,但当隐私变成风险,因方便而产生问题时,灵活用工方式的创新就不能再是平台问题的“挡箭牌”。

对兼职平台来说,及时处理投诉、结清款项并不能同解决问题划等号,防骗指南、投诉通道、保险理赔更多是防御、补救之策,而非主动出击的治理手段。要建立安全、可靠的兼职环境不能仅是提醒用户小心甄别、及时投诉,解决入驻企业违规操作、“黑名单”商家告而不倒的难题才是平台正视责任、履行义务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