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创业想法

手机零成本兼职平台(6家骑手平台实测)

43岁的饿了么兼职骑手在送餐路上猝死,再次将骑手群体安全问题推到了聚光灯下。

1月8日晚,饿了么在其官方平台表示,目前众包骑士的保险结构不合理,承保金额不足。“我们已紧急与各方商讨,推动安全改善和结构优化”。但南方记者于1月9日、10日与太平洋保险公司、蜂鸟众包确认,蜂鸟每天扣除骑手3元“服务费”,其中1.06元仍用于保险。

近日,记者在杜南实测了蜂鸟众包、美团众包、达达骑士版、UU Runner的End、SF城市骑士、菜鸟点等平台,发现几乎所有平台都在协议中强调骑手与平台之间不存在劳动用工关系;除了蜂鸟,其他平台骑手的保险金额是3元。

多位平台骑手告诉南方记者,不清楚平台的保险内容和理赔流程。相比每天扣3元的保费,他们更关心平台的超时罚款。“遇到小车祸时,骑手们不会太在意。就起来继续发吧。”

1月6日,这位外卖小哥穿着保暖的衣服,在北京朝阳区国茂附近骑车。当日,受寒潮影响,北京迎来大风降温天气。新华社记者严焕宗摄

签约:许多平台否认与众包骑手有劳动或雇佣关系。

下载平台App,签订协议,上传身份证,完成线上或线下培训,缴纳押金.只要你有一部智能手机,经历以上过程,几乎任何一个成年人都可以成为众包骑手。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等机构联合发布的《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1)》蓝皮书显示,2020年,企业采用灵活用工的比例达到55.68%,超过四分之三的企业主要采用灵活用工“降低用工成本”。

一方面,众包模式以较低的进入门槛和灵活的退出机制为劳动者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岗位,降低了平台的用工成本。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众包分销商在面临纠纷时获得的职业安全保障更低,付出的维权成本更高。

在近日饥饿兼职骑手送餐猝死事件中,饥饿骑手以与众包骑手无劳动关系为由拒绝赔偿,一度引发争议。杜南记者查看了骑手所属的蜂鸟众包用户协议,发现虽然与骑手签订的协议是“蜂鸟众包平台运营商”,但协议“特别提示”:“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匹配服务,您与蜂鸟众包之间不存在劳动/雇佣关系。”

其实不仅仅是蜂鸟众包,南方记者最近也测了美团众包、达达骑士版、UU Runner的End、顺丰城市骑士、菜鸟点等多个平台。发现除美团众包外,其他平台均在协议中强调骑手与平台不存在劳动用工关系。

比如《注册协议》中,UU跑者表示,“任何时候,跑者都不应该因为在UU跑者平台上为第三方用户提供服务而与UU跑者平台建立劳动、劳务、雇佣关系。”达达骑士版《注册协议》声明:“用户与达达平台不存在劳动、服务、雇佣关系。”SF Knight 《同城运力平台注册协议》表示:“任何时候,用户与平台之间都不存在劳动、服务或雇佣关系。”《点我达平台服务协议》注:“经销骑手与电沃达公司及其关联方之间不存在劳动或雇佣关系。”

但多个平台的骑手在接受南方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在注册平台时只是快速看了一下协议,以为签约后是在为相应的平台工作,并不知道实际的雇佣关系。

“说我们跟他们没关系,还逼着我们买穿他们的工作服。”徐东(化名),90后连云港人,饥饿兼职骑手。就像这次突然离世的韩,他也签约了蜂鸟众包。他向南方记者表达了自己的困惑:“如果你饿了,众包蜂鸟的人和他们没有劳动关系,但是三级之后,你必须买他们平台的工作服和头盔,六级之后,你必须买他们的箱子,否则‘蓝色风暴’审核(即平台抽查骑手合规佩戴的合法装备)就会失败。”

hummingcrowdsourcing骑手徐东说,骑手达到六级后,除了头盔和冬装,还必须配备一个饿餐盒。

保障:多平台每日代扣3元购买保险,蜂鸟保费仅为1.06元。

平台对劳动用工关系的否定,也意味着风险和维权责任的转移。

杜南记者查看了上述平台,发现有几个平台标明了相应的免责条款。比如在《注册协议》中,UU runner就表示,“runner要自行处理接单配送过程中的事故和侵权事故,并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风险和责任。”同城Sf knight 《同城运力平台注册协议》表示:“用户自行或委托平台购买商业保险,在履行交付义务过程中发生事故或责任事故的,由用户承担责任。”

只有美团众包《网约配送员协议》表示,“我们公司(第三方公司安徽杰士达配送服务外包有限公司)负责处理包括但不限于用工、服务质量、事故、纠纷等所有问题。发生在你的配送服务过程中。”

众包骑手没有五险一金,只有商业保险。杜南记者查看了上述6家平台的注册协议,发现所有平台都要求骑手购买商业保险,保费由平台支付,平台投保。当骑手在当天成功拿到第一份订单时,该保费将被自动扣除。如果骑手当天不接单,不会触发系统自动投保。除了蜂鸟众包,其他五个平台在协议中都有明确说明,他们支付的保费是3。

元/天。

UU跑腿客服对3元“保险费”及保额的介绍。

在蜂鸟众包,骑手每日被扣除的3元则为“服务费”,收取理由是“蜂鸟众包为蜂鸟众包向您提供的服务付出了大量的成本”。

蜂鸟众包骑手每日被扣除的3元为“服务费”。

在此次骑手猝死引发争议前,徐东一直以为每天接单成功后被扣的3元就是“保险费”。多位蜂鸟骑手向南都记者展示的页面显示,该平台可查到的保单信息上仅有“个人意外险”生效及失效时间、保单号,并无投保金额。

一位蜂鸟众包骑手向南都记者展示的保险页面,无投保金额信息。

1月9日,蜂鸟众包客服告诉南都记者,该平台扣除的3元为“综合服务费”,“包含信息服务、安全保障、配送管理等项目,由饿了么平台代为收取。”南都记者询问其中用于投保的具体金额,该客服人员表示无法告知,仅表示“饿了么平台会再支付一部分费用,共同交给骑手所服务的人力资源商,委托其为众包骑士提供劳务管理和安全保障等服务,其中约定由人力资源商为骑士投保意外保险。”

1月10日,南都记者致电参与承保的太平洋保险公司,客服表示蜂鸟众包骑手的个人意外险由单位统一投保,“每人保费为1.06元/天,一直是这个价格,目前并未接到通知说有变动。”

困境:骑手称遇小车祸也要爬起来送餐,最怕超时罚款

南都记者查询上述6家平台协议发现,目前仅达达明确表示,“达达平台不从您的配送报酬中收取任何提成、佣金或管理费等”,美团众包称“目前为您提供的服务是免费的”,但“保留未来对相关服务收取费用的权利”。

除蜂鸟众包明确表示向骑手收取平台服务费外,UU跑腿也在协议中称,向骑手发放的跑腿费会“扣除平台信息使用服务费”,但扣除多少并未写明。

多位受访的UU跑男表示,并不清楚这笔费用到底是多少。南都记者询问UU跑腿客服,其仅表示“订单受益所见即所得”。南都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多起判决书中,UU跑腿称“平台方按跑男完成订单服务跑腿费的20%作为信息使用费。”

UU跑腿在协议中注明,会向骑手“扣除平台信息使用服务费”。

相较于平台每日代扣的保险费或服务费,骑手们更在意的是平台名目繁多的扣罚。

西安UU跑男李晓(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他遇到过各种“奇葩”订单,为了不被扣罚,只能硬着头皮送。“有一次要我送120公斤腻子粉,跑腿费11.80元。只能用电动车前面踏板、后座分担一下,都是没办法,客户不取消订单,自己取消扣除服务分,服务分低了抢单率就会降低,另外提现就会有其它限制了。”

对于骑手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是一句精准描述。配送时间是条红线,超时意味着罚款、客诉或差评,意味着几单都白跑。至于人身安全,只能自己小心。

“超时扣钱,超时了来个顾客投诉,少则扣50元,动辄500元罚款。前几天那种下雪天,单子到手只有不到30分钟,就会很急,可急了命就没了。反正像我这种怕死的,一次最多接6单,其他人有一次接十几单的。”一位原美团专送骑手告诉南都记者,平台有规定,恶劣天气专送骑手必须出勤,否则按旷工计。他不久前才转做众包骑手,“单子没有专送多,但罚款相对也少点,时间上宽裕点,从安全角度看还是好一些。”

2020年11月27日,一名外卖骑手将摩托车驶入专用停车区准备停放。青岛市李沧区交警部门开展摩托车、电动车乱停乱放专项整治行动,通过开展宣传教育、重点区域摸排、“僵尸车”清理、设置专用停车泊位等,积极引导驾驶人文明停车、文明出行。 新华社记者 李紫恒 摄

在南都记者加入的一个300余人的骑手交流群里,一位无锡众包骑手坦言,“我现在都是从来不看红绿灯,只看有没有车和交警。”另一位重庆众包骑手向新人传授“经验”:“路口减速,没车直接过。不闯红灯不逆行,就等着超时吧。”

“骑手赚的都是血汗钱,只要是超时了,顾客差评,根本不会说怪商家怪平台。有些商家卡餐,然后说骑手慢。”蜂鸟众包骑手徐东告诉南都记者,为了赶时间,“即使遇到小车祸,骑手也不会太在意,爬起来继续送就完了。”

出品:南都新业态法治研究中心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