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坦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风云度长篇小说阅读

>

风云度长篇小说阅读

东风恶L 著

上官琳 小说推荐 路云舟

小说推荐《风云度》,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路云舟上官琳,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东风恶L”,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内容纯属虚构,朝代、人物、事件均无隐喻)武国末年,战争频仍,官僚贪婪,百姓罹难,帮派恶斗,无数生命惨遭毒手,惨遭灭门、绝望赴死的路云舟,被上官琳劝下,两人志同道合,相约顶峰相见。...

来源:fqxs   主角: 路云舟上官琳   更新: 2023-10-18 11: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风云度》,男女主角分别是路云舟上官琳,作者“东风恶L”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什么?指叶飞刃?!真有这功夫?传说中的指叶飞刃?”听到指叶飞刃四个字,众人大为震惊,人群中轰响起惊惧之声。“雨雪无情风意薄,枯叶寒枝敛哀思。”路云舟叹道,“想来也是困于相思之人,才练出如此武功!”“师兄小心!”柳二望着团团树叶往这边飞来,大声喊道。见这“飞刃”来势凶猛,随即仰身,滑步后撤,二人轻功...

风云度第5章 二两刀牵扯江湖怨在线免费阅读

路云舟在山中潜心修炼这段时间,武功造诣突飞猛进,这点小伎俩在他眼中已经算不上什么,况且旁观者清,柳大柳二身在局中,不能凝心聚气,自己先乱了阵脚,险些送命,而且两人刚进酒馆就一顿囫囵,定是逃避至此,狼狈不堪,难以再与这不明身份的神秘人对抗。路云舟虽然与这二人素不相识,也不明其中恩怨缘由,但是能救人一命,自然是不吝出手。

柳大柳二往酒馆这边抱拳道谢,刚转头,又从头顶飞来两片树叶,这二人已经早有准备,拿出匕首招架下来,树叶打击匕首铿锵有声,像是刀剑相接,力道十足。

柳大站在低处,眯着眼睛从指缝里望着树上的神秘男子,这人平稳端庄的站在树枝上,左手伸手从身旁树枝上摘下树叶,捏在指尖,用力一弹,嗖的一声,又是两片树叶似飞刀般直奔而来,柳大迅疾提手,剑刃挡在树叶之前,将树叶一斩两段,飘落在地。

三人对峙相望,耳边风吹树叶的飒飒声伴着悠扬笛音,如此时刻倒让人心弦紧绷。

忽而笛声转而急促紧张,如满湖雨点激荡跳跃,玉珠洒落铜盘一般发出缀缀揪心之响。这男子闻声变招,双手合于胸前,屏气凝神,衣发飘鼓,只见青叶挣脱枝干,凭空聚于男子身前,这男子随后张开手臂,舞臂四方,这团团树叶随气而动,婉若游龙。

众人见状,瞠目结舌,如此功力,若非亲眼所见,谁会相信是一少年所为?余老四惊叹道“素闻祇明山十二峰高手武功盖世,技艺超群,没想到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指叶飞刃?!路云舟本是小声琢磨,却被身旁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指叶飞刃?!真有这功夫?传说中的指叶飞刃?听到指叶飞刃四个字,众人大为震惊,人群中轰响起惊惧之声。

“雨雪无情风意薄,枯叶寒枝敛哀思。路云舟叹道,“想来也是困于相思之人,才练出如此武功!

“师兄小心!柳二望着团团树叶往这边飞来,大声喊道。

见这“飞刃来势凶猛,随即仰身,滑步后撤,二人轻功如燕,在树林间来回穿梭,然而“飞刃紧随其后,寸步不离,飞到哪,树叶打到哪,落脚之处,皆是累累剑痕。

来回躲了二十来招,身后“飞刃所剩无几,见前方正好一棵大树,柳二提脚踏树,身姿倾倒,滑身挥臂,悠扬转身,“飞刃蜂拥而至,竟被柳二躲掉大半,然而就当最后几片“飞刃将要刺入柳二头颅时,突然松软,成了一片落叶,飘在柳二发梢,有惊无险,柳二心头砰砰直跳。

原来,这柳大被“飞刃紧随,躲甩不掉,便直奔这少年而去,几个大步,便踩着树干跳上了枝头,拔出匕首,刺向男子,男子当即抽回左手,折下树枝,指向柳大额头。

柳大后有飞刃,前有尖刺,如今人已在半空中,危急关头,见这男子就在咫尺,怎么错失如此良机,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拉个垫背的,便咬紧牙关,朝这男子刺去,这男子也不闪躲,举着尖锐的树枝,正等着柳大扑将而来,柳大也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只身子扭闪,避开要害,让树枝穿入中府穴,再往前一拳距离,匕首就要刺中,这神秘男子忽然松开树枝,一掌拍在柳大持刀的手臂上,出手极其迅速,未待其回过神来,柳大就已经失了衡,又是一掌,拍在胸前,这掌虽不如前一掌快,但是力道确实十足。

柳大已被树枝穿刺,又连中两掌,肺腑恐怕已经损害严重,如今已是呼吸不畅,再难靠近眼前这男子,身后片片飞刃已逼至咫尺,躲闪不得,念道此生将要止步于此了,终结自己的到底是何人也无从得知,心中满是遗憾,便舒展双手,闭上眼睛,长舒一口叹息,接着扑通一声,柳大摔在地上,激起一阵尘土。

“师兄!柳二转头望见师兄从高空坠落,心头一震,一声嘶喊,疾奔而去,迅如脱兔,如影似电,扑在师兄跟前,不觉眼泪溢出,满面狰狞。柳二将其扶起倚靠在肩旁,望着背后的伤势,不觉一阵酸意涌上鼻梁,悲痛不已。

酒馆外的众人不敢靠近,只得远远观望,简简两个招式,这神秘男子就将祇明山轻功绝顶的柳大柳二逼到死路,不由惊叹又畏惧,没人敢出手相救,余老四想路见不平,却被路云舟拦了下来。

路云舟念道“想来自己闭关太久,对近些年的江湖事难知一二,看这招式稀奇古怪,闻所未闻,祇明山十二峰虽然武功各异,内功驭物,也是不少见,但是随着驾驭物逐渐远去,需要用加倍的内力才能维持驾驭术,男子以一敌二,双手与操驭树叶,竟能够分心同时与二人相斗,尚且游刃有余,面不改色,内功深不可测,再想这莫名的笛声不知源头,贸然出手,定是有去无回,更别说余老四这种功夫尚浅,只会白白送了性命。不如再看看他的招式,再寻机出手。

柳二抱着师兄,见其背后树叶刺透衣衫,满是血渍,两片树叶大半已经陷入皮肉,双手搭落在地,口吐鲜血,说不出话来。念道,眼前男子这么深厚的内力,自己也是凶多吉少,不如鱼死网破,拼死一搏,或有一线生机。念罢,便慢慢将师兄放倒在地上,抬头望着树上的这男子,眼神里仇意四溢,怒道“阁下与我派无冤无仇,却出此狠手,我若不亲手送你归西,就对不起我同门师兄!

说罢,便一跃而上,平踏树干,几个大步,就飞到男子踩着的树枝下,一个飞踢,正提到这树枝,“啪的一声,树枝拦根折断,男子后撤一步,飘飘落地,柳二纵深冲地,双手握刀,俯刺下来,这男子左位移步,躬下左腿,右腿蓄力,冲着柳二落到身前,一脚提到腰部,将其踢出老远。

柳二不容休整,起身又冲刺来,这一步倒是不像先前那样鲁莽,而是贴地双脚横踢,攻其下盘,男子左右抬腿躲避,最后几步眼看着就要躲避不及,纵深跳起,飞上树梢。

这一跳正中了柳二的计谋,待他还飞在半空中时,柳二迅速跳起,三两步就赶了上去,柳二轻功自是天下一绝,眨眼之间,就贴到了男子身后,趁这男子飞在空中,没有支撑,便向他脊背骨刺去,眼看就要得手,不曾想这男子右手绕背,手指一弹,指间两片树叶暗器一片打向刀刃,弹开了数寸。一片飞向自己胳膊,切开一道口子,柳二惊惧不已,心想“如此贴近,这树叶竟然还有如此力量!亏得他是反手,要是正过身来,这两片树叶怕是早已刺入骨中。

柳二匕首被从脊背摊开,从这男子肩膀划过,切开一道血红的口子,自己小臂也被树叶暗器划出一道小伤,但并无大碍。

柳二一招失手,即刻翻身扭转,另一只手形成鹰爪之势,向男子抓去,男子两手空空,再没有树叶暗器,躲闪不及,被柳二扣住右手上臂,男子右手猛扯,“嘶!的一声,衣服破裂,臂上被抓出三道深深地血沟,这一扯,让男子再无力飞到树杈上,便随即转过身来,正对着柳二,两人横身近搏,交斗了数个回合,双双落到地上。

直到这时候,柳二才定下神来看到这男子的样貌双目呆滞无神,鼻梁高挺,面庞清秀,冷颜无色,显然一副稚嫩之气,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般。

“阁下到底是谁?与我柳家有何恩怨?柳二怒道。

这男子两眼无光,痴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人,丝毫不予理会。

柳二见这男子对自己不理不睬,更是怒火中烧,抬腿就是一脚飞踢。这柳二轻功了得,腿上功夫自是强项,一脚横扫男子脖颈,二脚直提腹中,第三招便用脚尖勾向男子下颚,力道中实,招招夺命。

这男子一个后仰,又是一记收腹,柳二出招迅如闪电,如此近身出招,夺过前两招已是万幸,此时正将头伸向柳二,暴露在第三招之下,柳二脚尖从身下踢来,男子急忙双手按捺。柳二这第三招是借力在前两招基础之上,十足的力道全部泄在男子双手上,将其踢出数步之外。

这一招连环踢,已经将少年的手臂震得发抖,柳二念道“这少年果真不擅近搏,虽然我的功夫也欠些火候,师兄又受了重伤,定然不能独自逃命,若要带着师兄离开,必定得先杀了这厮,不妨再近身尝试一番!

不容这男子喘息,便又飞踢而来。

突然笛音斗转,轻跳之调变得高亢激昂,恢弘如钟。柳二这一脚既出,难在收回,男子仰卧在地,抬脚撑腿,帮柳二从身上飞了过去,随后又是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柳二未及回身,就听到耳边呼呼风声,地上树叶攒动,心想不妙,随即又后撤步向少年刺去,少年只纵身躲闪,双手施法,不做反击。、

接连刺了几刀,都被避过,见这身边树叶积聚渐增,已能没过脚踝,柳二心急胆怯,招式逐渐慌乱,又划了几刀,皆未得手,念道“这少年有收招之势,怕是招式已成,再若不撤,恐怕要深陷其中!匆忙几个箭步退出十几丈远,抱起师兄,正要溃逃。

忽然妖风四起,土尘漫天,枯枝落叶围着男子急速旋转,这男子望向柳大柳二,猛地推掌,锋利如剑的树叶蜂涌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柳二回头一望,这成千上万片锋利的树叶如同浪潮般袭来,心中一震“天下竟有如此妖术,想来自己和师兄要双双殒命于此了,竟还不知仇家是谁,真是可笑可叹。见前面几步有棵粗壮大树,柳二趠步上前,躲在身后,不敢探身,手中扶着师兄,两人一条线,刚好被大树遮住。

这少年这招指叶飞刃比前一次力道更是厚实,一叠叠“刀片刺向二人,一小半都刺在了树干上,铿锵有声,另一半从二人身边划过,径直往前飞去。

这时人群中又有人喊道“小心回马枪!

这一句“回马枪,让柳二心中一惊,急忙绕到树的背后。果真,刚刚飞过去的树叶原路返回,要是没有躲起来,准备戳成筛子。不知哪位大侠出言相助,这少年如此功力,自己怕是难逃此劫,倒不如……

柳二鬼魅一笑,趁着少年招式落空,下招未起,捏着这个世间,往酒馆跑来,吓得众人骂骂咧咧纷纷四散逃去。

路云舟轻蔑一笑,道“呵!好心救你性命,你不知谢过,反拉我等陪葬!

众人皆已躲得老远,这余老四和路云舟还呆站在原地,余老四虽然武功不高,但是为人爱打抱不平,见不得人被欺负。早年间,有伙山匪才打家劫舍,捆着几个良家妇女,回山寨时路过此处,霸占酒馆,歇脚吃喝,余老四见状,假意顺从,暗地酒中下毒,山匪一伙十八人尽皆酣睡不醒,余老四放走了被劫的妇女,向天州城报官,这伙山匪全都被抓去狠狠抽了两天,充军去了。此后这酒馆就成了江湖过客的歇脚聚酒之地,余老四也是广结人缘,常挂在人们嘴边。

此时余老四站在路云舟边上,望着柳二往这边跑来,少年紧随其后,树叶化作一把利剑,一步穿膛剑正刺过来。柳二跑到二人跟前,陡然急转,避开在旁,将跟前的路云舟和余老四暴露在身后剑锋之下。

“不好!余老四喊道,这少年速如脱兔,这指叶飞刃突然出现在跟前,已然来不及拔刀招架,眼见这飞刃越来越近,手足无措,僵在原地。

小说《风云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风云度长篇小说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