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坦克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精品推荐不愿被提及的我们

>

精品推荐不愿被提及的我们

荆逍 著

朱青川 李落 都市小说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不愿被提及的我们》,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荆逍,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李落朱青川。简要概述:李落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于是上大学后她鼓起勇气表白,终于在大学的时候在一起了,却后来又因为某种原因分开。分手后的第6年,李落没想到在出差时碰到了朱青川。而令李落没想到的是,朱青川从西藏回来后居然回到了他们的家乡并开始追求李落。看着曾经的爱人,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新鲜的故事呢?...

来源:fqxs   主角: 李落朱青川   更新: 2023-10-18 12: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不愿被提及的我们》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小说,作者“荆逍”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李落朱青川,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看见门口卖花的,看见摆摊卖包装盒装好的苹果橙子,或多或少都想买来送给自己喜欢的人。李落小学的时候也干过这事,不过那时候没喜欢的人,单纯觉得送苹果好玩,就给一个班都买了苹果。现在对这种小情侣暧昧者之间的小把戏一点兴趣都没有。李落这天来学校比较早,6:40李明朗就把她送到了学校...

不愿被提及的我们第3章 原来诗歌很美在线免费阅读

已是平安夜,学校附近的商圈都热闹起来。500米开外的商业街,处处都放着属于圣诞的音乐。水果店更是圣诞节必爆之地,老板们因为卖出去的苹果纷纷洋溢着喜悦之情。

俗话说,世界上最好赚的钱便是学生的钱。尽管学校门口禁止摆摊,但仍有不少商贩为了商机躲着城管在校门口叫卖。校园门口是商贩的集聚地,也是一众学生的快乐天堂。明日高中学生出行管理较松,因为大多数都是走读生,大家午饭中饭时间都可以出去,要么就在食堂吃,要么就去附近商圈。

十几岁的年纪,爱玩,心里爱情种子的萌发,大家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心上人。看见门口卖花的,看见摆摊卖包装盒装好的苹果橙子,或多或少都想买来送给自己喜欢的人。

李落小学的时候也干过这事,不过那时候没喜欢的人,单纯觉得送苹果好玩,就给一个班都买了苹果。现在对这种小情侣暧昧者之间的小把戏一点兴趣都没有。

李落这天来学校比较早,6:40李明朗就把她送到了学校。寒风簌簌地刮着,李落的脸被吹得透红。李落看着清晨寒风中摆卖圣诞节小物件的商贩,不自觉把脸往围巾里埋。

到了教室,有些刻苦的住读生已经开始背书了,李落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卸下围巾,走出去接了杯温水,坐下就趴在了桌上。许是风太冷了,她觉得脑袋有点疼。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直到有人戳她的手背,她才清醒过来。她听见有人一直在喊她名字。

“李落,李落。林夕芮就差摇晃面前趴着一动不动的乌龟了。

李落含混不清地应答“嗯,干嘛。

“你中午别去食堂了呗,跟我出去一趟。

李落一脸问号的看着林夕芮。

“今天平安夜,我想出去买点东西,我请你吃饭,求求你了。

林夕芮双手合十,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李落,眼底全是哀求。

感觉到有八卦,李落瞬间来了精神,“哦~哦~没问题,等兰兰来了我跟她说一声。

离上课还有两分钟,待林夕芮走后,朱青川才进教室。

“早啊。朱青川打完招呼就打了个哈欠,拖着长长的尾音。

“早。李落没抬头,拿出了语文课本,“肖遥还没来?

“没,他课文也没背,等会抽查必修三所有课文,他就背了《蜀道难》。说完这句话,上课铃声打响。

语文老师是靳锐,明日中学出了名的帅哥老师。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恰到好处锋利的眉毛,高挺的鼻梁,红润且小而薄的嘴,一张嘴就是诗词歌赋,课堂幽默,一副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刚刚好,斯文且儒雅。

明日中学的老师除了清北班的老师只带一个班,其他老师都是两个。至于一班班主任嘛,被12班投诉下岗,专心整1班了。

1班虽然在A部常年综合成绩倒数,但是自觉性总归是强于B部的,靳锐早自习大多数时间都在底下班级监督。不过虽然总体自觉性强,但是偷奸耍滑也比别人强,比如肖遥经常趁着靳锐的课迟到睡大觉。

只是,正当书声朗朗,诗歌一片之时,半路杀出个刘晓琴。

正打算偷偷塞早餐的同学,往窗外一看,一个面目狠狞的女人像鬼一样站在窗前,凝视着诸位。然后刘晓琴推门而入,惹得门哐啷一响,似要震破这栋楼。一开口,嗓门直接让读书的学子纷纷闭嘴。

“你们以为自己很厉害是吧,这都月底了,过两天就考月考了,我看你们一个二个的考成什么鬼样子。早自习睡觉的,都给我站起来!吃早餐的,给我滚出去!我看就是里面太暖和了,你们一个二个跟米虫一样。还有一个人,来都没来。萎靡不振,你们去打仗我们国家完了。

一大段话噼里啪啦砸到脸上,大家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有些不满的,干脆写起了数学。

“没吃饭啊,都给我大点声读起来。

被迫开口,与自愿背诵完全是两码事,被这么一骂,声音是够大,有些人背的根本与课文无关。刘晓琴向来不是一个好惹的主,直接坐在肖遥位置上等着兴师问罪。朱青川,兰兰以及李落,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这罪责牵连到他们。

一班几十个人就这样在盛怒之下熬过了早自习,而那位姗姗来迟,看见自己座位上的刘晓琴脸一下子就绿了。

肖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样杵在教室门口,背着书包嘴里还叼着一个大肉包。肖遥拿下嘴里的肉包,硬生生将嘴里一大口包子直直地咽下,差点没噎死。

“把书包放下,跟我去办公室。

靳锐进教室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肖遥跟个龟孙一样灰溜溜地跟在刘晓琴后面。

“怎么了,这是?靳锐拉开黑板一脸疑惑的看着讲台底下众人。

“早上挨骂了?

大家的怨气可以练邪剑仙了,“嗯。

“没事没事,今天平安夜,晚自习给你们放电影看好不好?

一听到电影,大家都兴奋地像峨眉山的猴子,一个个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给个巴掌总归是要给颗糖的,高中时代,在学习的压力下,忘性都快,一点点好事发生,今日就会不一样。这是本该苦涩的高中生活里的糖,大家享受也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安慰,虽不是嘉奖,却好似昏暗世界的一道光,一点点亮,就有前进的无限动力。

以至于在很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上,大家仍会提起这个清晨,被班主任带走的肖遥,平安夜早晨不合时宜的狂欢,以及阴霾底下那照进来的一束光。

回归现实,靳锐开始抽查。

屏幕上的名字滚动着,大家既紧张又怀有看戏的心情,肾上腺素都开始飙升。

三、二、一,抽到了李落。

李落对背课文向来有绝对自信,诗词默写一分没扣过,班里唯二的战神,另一个则是朱青川。

“选一个,背什么。靳锐笑盈盈地看着李落。

“都行,老师您指定吧。

“那就《师说》,开始吧。

李落清了清嗓子,清脆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掌声起,落毕,李落坐下。

“背的很好啊,吐词清楚,但是第一个注意一下,‘古之学者必有师’是一句话,不要停顿。我们看下一位。,滚到了唯一不在场的那位。

哄堂大笑,节目效果。

“肖遥不在,有没有人愿意帮背的,帮忙背肖遥必备古诗文一篇三遍,没有传达一下抄五遍,毕竟他上早自习迟到被喊走的没有正当理由啊。

就在大家以为没有人愿意的时候,李落和朱青川同时举起了手。彼此都有些诧异,毕竟李落刚背完,而朱青川又不像是出风头的主。

“李落,《蜀道难》,朱青川你背《琵琶行》。,李落先来吧。

如果说李落背书是吴侬软语,清晰明朗却又带一丝娇憨,那朱青川则是慷慨激昂,家国情怀尽显。但是《琵琶行》并不是一首慷慨激昂的诗,琵琶女早些年引得五陵年少争缠头,后来门前冷落鞍马稀,以至于最后守空船泪阑干,与白居易被贬的心境相似从而让人有惺惺相惜之感,朱青川却很好的展现出这种郁郁不得志之情,有怜惜,有相惜,有惋惜亦有叹息。不管让谁来看,都会觉得这不只是一次诗歌背诵,更像是一次朗诵,好像白居易就站在这里,抒发他因琵琶女而引发的肺腑之言。

李落的耳朵被折服了,如果说朱青川平时是一副闷骚的样子,那么站在语文战场的他,则是驰骋沙场的少年将军;站在诗词舞台上,又是能与诗人同频的诗歌传递者。

“朱青川你有参加过播音类的比赛吗?靳锐站在台上,眼尾炸花,如挖到璞玉一般,一脸的赞许不知从何说起的表情。

“原来练过。朱青川平静地回答。

靳锐让朱青川坐下,“我们常说诗词之美,古文之美,可是应试教育下的中国,让诗词歌赋带给人的感受延迟了。可能你们多年以后回望,历尽千帆后回首,会发现诗词里的阳春白雪,景色风光,不仅仅是诗人的感受,也是你们的感受。我们也相处四个月了,我知道有些同学觉得语文课跟故事课一样,就算是文言文,里面的主人公都有道不完的历史,然后语文课上看小说,写别的作业。今天我很高兴,有些同学没有把背诵当成一种任务,也没有为了看戏无人伸出援手,毕竟五遍那么多篇还是有点多的。我希望你们能感受到语文的美。

李落觉得,朱青川对文学的热爱,让她望尘莫及,让她想要追随,她第一次,那么想要追赶上一个人的步伐。

两节语文课过的很快,李落望向窗外的时候,看见朱青川一个人扒着栏杆,望着难得的冬日晴朗天空。她小心翼翼地来到朱青川身边,没有打扰,只是无声的待在那。

“有事吗?朱青川没有看向李落,又望向被大楼挡住的远方。

“你为什么会帮肖遥啊?

“你为什么我就为什么。朱青川回头给了一个微笑,露出两个酒窝。

“朱青川,你很喜欢诗歌吗?

“喜欢,每次读到诗歌的时候,好像才能找到早些年坚持某些事情的自己。

“你学播音也是吗?

“嗯。想把感受与文学都带给大家,但是我妈不太希望。你如果高一认真听过广播,应该能发现我啊,在我读完《琵琶行》后,你不会觉得很熟悉吗?那个踌躇满志的少年郎又变成贫嘴的朱青川了,李落喜欢这种反差感。

“没注意过,不爱听广播,我就记得有个主播天天放陈奕迅,有一次还情不自禁唱了起来,不过高二了,我就没怎么听到过陈奕迅了,大多都是抖音热歌,很难听,品味很差。

如果不是皮肤够黑,应当可以清楚地看见朱青川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对了,你认识那个吗?李落凑得近了些,朱青川没有回答,李落又问了一遍。

“我怎么会认识。朱青川如果不是听到唱歌,还打算秀一波,结果直接掉点。

朱青川有些不知所措,垂着的手臂拿上来的那一刻,正好碰到了李落的手,冰冰凉凉的,好像怎么也捂不热一样。

李落不小心的肢体接触向来没什么感觉,只是少女的不在意与少男的不知所措,不免让人想起“多情却被无情恼。

“不是,我说你爷爷我在办公室写检讨,你俩在这谈情说爱是吧。肖遥登场,嘴巴比脑子快,嗓门比动静大,周围人直接看过来。

“不会说话可以闭嘴。俩人异口同声道。

“还一唱一和呢。一脸坏笑的肖遥真的很欠揍。

“想死直说,我看你是想抄五遍课文。李落虽然平时招人喜爱,可嘴巴说起来向来是不饶人的。

肖遥一时惊慌,“什么五遍课文,发生了什么?

朱青川“大屏幕滚到了你的名字,靳老师说,有人帮你,抄三遍,没人抄五遍,李落帮你背了。

李落“还有朱青川也背了,他还读的特好听,不像你,普通话都不标准。你也别不服,谁让你早自习睡大觉。

“谢谢二位,我昨晚跟女朋友打电话太晚了没起来,你们两个单身狗不会懂的,我看你俩挺配,在一起算了。肖遥揽着朱青川的手一下子被扭了一下,说完就疼的哇哇叫。

“你再瞎说,我把你扔下去。朱青川松开了肖遥的手。

仔细看,会发现朱青川耳朵有不明绯红。

小说《不愿被提及的我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推荐不愿被提及的我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