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坦克小说!

首页资讯›《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温颜傅寒肆已完结小说_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温颜傅寒肆)火爆小说

《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温颜傅寒肆已完结小说_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温颜傅寒肆)火爆小说

《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

爱吃酸梨

傅寒肆 小说推荐 温颜

小说推荐《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讲述主角温颜傅寒肆的甜蜜故事,作者“爱吃酸梨”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她伴他从小长大,圈内人都传,她是他的专属保姆,是楚家的高等佣人。可仆人终究是仆人,主人的一句话,就能让她的幻想打碎:“你不过是楚家的下人,摆清楚你自己的位置!”后来她果断转身离开,本以为她逆来顺受惯了,过几日便会乖乖低头认错。可再次相见,她挽着另一位男人的手出现在了他面前。看到这一幕,楚家少爷彻底疯了。……他视如敝履的下等仆,是傅少捧在手里的绝世珍宝。...

来源:yylrsj   主角: 温颜傅寒肆   时间:2023-12-11 07:26

《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小说介绍

高口碑小说《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是作者“爱吃酸梨”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温颜傅寒肆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马上就要手术,老人家笑着拍了拍孙女的手。“颜颜,别担心,不管结果怎么样?奶奶已经看到你结婚,就满足了。”温颜强忍着泪水,面带笑容。“奶奶,手术一定会成功的.…

第17章

男人将小女人护在身边,强大的气场让张秀娟后退了好几步。

“她是你女朋友?

那他不就是养女的男朋友?张秀娟气的快要晕倒,她早不带男朋友,晚不带男朋友过来,偏偏这时候带来。

这刘老板该怎么办?

“什么?女朋友?张秀娟,你竟敢骗我。

刘老吹胡子瞪眼,脸上的横肉抖了又抖。

张秀娟哪里舍得下几十万的彩礼,虽说面前这个男人一表人才,但一定没刘老板有钱,她肯定是要站在刘老板这边的。

“刘老板息怒,颜颜怎么可能找他?张秀娟首先安抚刘老板,仗着有人在自己身边,气焰又涨了几分,她可不想得罪金主。

“再说,这男人要钱钱没有,要房房没有,哪像我们刘老板的儿子,有钱有房,还相貌堂堂,我们家颜颜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颜颜,快点听话,和刘老板说说好话。张秀娟不断给养女使眼色。

刘老板见张秀娟这么抬高自己儿子,怒气消散了些。

“只要你女儿不和别的男人来往,婚事我们还可以再谈。

“那是当然,颜颜,快给刘老板道歉,你年纪小不懂事,可别被外面那些坏人骗了。张秀娟一个劲的怂恿。

温颜主动挽着傅寒肆的手臂,目光坚定的望着他。“我说过我已经有男朋友。

话一出,男人几不可见的弯了弯唇瓣。

“颜颜,你······张秀娟脸色发白。

“张秀娟,你不给我说清楚,这件事我们没完。刘老板直接甩手走人。

“哎呀,刘老板,您听我解释。张秀娟慌里慌张的追了过去。

“亲事?

男人的话虽然毫无波动,她腰间的手却收紧。

“寒肆,我不知道。温颜解释。

“看奶奶吗?

她低下了头,心里纠结。

他背在身后的手紧握,小女人不愿带他去见自己的奶奶。

云山别墅。

他们刚进屋,温颜就被男人欺在墙边。

“寒···唔唔····

他的吻带着惩罚的意味,不温柔,甚至有些蛮横。

温颜知道他在生气,也知道原因,她主动配合。

他抱起她,就这么吻着,向床走去。

两人跌落到床上,他的手护住她的头,两人的气息都不平稳。

“想结婚了?他淡淡问。

温颜还没回过神,又落入他的怀里。

“没。

“温颜,我的话你忘记了?

男人的目光迷离,大手沿着光滑的颈脖来到粉嫩的脸颊。

“不,没有。

在和他期间,不能有其他男人,温颜一直谨记。

至于结婚,她根本就没想过。

他的鼻尖抵着白皙的天鹅颈轻轻磨蹭。“为什么不让我见你奶奶?

傅寒肆更在意的是这点,他相信她不会找其他男人,但她不让自己见她奶奶是事实。

温颜知道再不解释,误会更大。

“寒肆,我之前有告诉奶奶,我有男朋友,如果您去,她可能会误会,我知道不该说谎的,但那时只想着让奶奶安心。

他翻身压住小女人,点了点她的额头。“难道我不是你男朋友?

温颜怔怔的看着他,她以为他不想被误会。“我······

“我是 你 男朋友吗?他询问。

他们的关系仅限于地下,温颜也从没想过。“应该不···唔唔。

男人霸道的吻住她嫣红的唇瓣。

直到满意了才放开,指腹摩挲着粉唇,目光如炬。

“不是男朋友可以接吻?

温颜不知他是试探还是怎样,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现代社会,把这些看的不是太重。

他面色凝重。“不是男朋友可以上床?温颜,你是这种想法?

温颜不说话了,也无法辩驳。

他叹了口气,温柔的吻又落下。

温颜迷糊了,一切似乎都乱了套。

她想,自己的态度惹恼了他。

这个男人温柔中带着霸道。

让她失控,让她无暇顾及其他。

良久,他才放开她,走进浴室。

温颜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细想他之前的话。

他们是男女朋友吗?

答案在于他还是自己?

温颜找不到答案。

那个男人洗完澡出来,头发湿漉漉的,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浴巾。

细看之下,他的胸膛还有些许爪印,好像是自己留下的。

粉脸腾地一下红了。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微仰着头,大口的喝着。

或许是喝的太急,啤酒沿着细长的颈脖缓缓而下,滑过性感的喉结,一路向下。

温颜急忙移开视线,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好像越来越热了。

“温颜。

不知什么时候,男人走了过来,带着清冽的香气,夹杂着淡淡的啤酒味。

“寒肆。

她偏头,就看男人俊美的脸庞在自己的侧边。

“不是要喝水吗?

她的手里拿着水杯,本来是想倒杯水喝的,但看见他就忘了。

“哦。

温颜刚伸手拿小水壶,男人先她一步取过,帮她倒水。

“谢谢。

她咕噜咕噜三两下就喝了。

“怎么这么急?

他轻笑,指腹擦拭小女人的嘴角。

“咳,你的头发太湿,容易头痛,我去拿毛巾给你擦一下。

温颜丢下水杯,跑进盥洗室。

傅寒肆看着她未喝尽的水杯,自然而然的拿起,就着她刚才喝的位置,将剩余的水一饮而尽。

温颜出来时,就看到他拿着自己的水杯。

“寒肆,渴了吗?我倒一杯。

男人环住柳腰,呼吸喷洒在柔嫩的肌肤。

“我发现你喝的水很甜。

“·····

她的脸又烫又热,就连耳尖也不争气的红了。

“先擦头发吧。

他坐在沙发,她面对他静静的擦拭他的头发。

周围都静悄悄的。

擦完头发,温颜又拿出他的睡衣,自己则去整理自己的。

二十多分钟后,温颜洗完澡出来,发现他竟然睡着了。

“寒肆,醒醒,到床上去睡。

温颜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傅寒肆睁开泛红的眼,看到娇艳欲滴的粉唇,扣住女人的后颈。

她重心不稳,扑了过去。

他的吻还在继续。

他松开小女人,浅浅一笑。“我说怎么这么甜?原来是你。

温颜从迷糊中回神,挣扎着爬起来。“困了就到床上睡吧,我,我去上厕所。

他看着她的背影,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薄唇。

好甜。

······

傅氏集团。

总经理办公室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哥,你怎么了?昨晚上偷贼了?这么大的黑眼圈。

夏浅浅睁着明眸大眼,好奇的打量着她的大哥。

他们一起回国,夏浅浅在傅氏集团旗下子公司设计部任职,平常不回总部。

近期,关于自家大哥的消息真的不要太多。

起初,夏浅浅以为是捕风捉影,但自从那个女人来到傅氏集团,她就不得不得相信,她那坐怀不乱的大哥已经拜倒在石榴裙下。

“浅浅,你怎么会来?

傅寒肆对妹妹的出现不意外,以她的个性,现在才出现,已经难为她了。

“我来看看你呀?我听到了好几个八卦,哥,你想不想听?

看自家大哥气定神闲的样子,夏浅浅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

“回去。

傅寒肆眼皮抬也没抬的说,她想说什么,他一清二楚。

“哥,你赶我,那我就去告诉爸爸妈妈,你在外面 圈养金丝雀。

夏浅浅好不容易吃瓜吃到自己大哥身上,才不会就这么离开。

“圈养金丝雀?

傅寒肆低笑,终于看向自己妹妹。

“你带那个女人出席张叔叔的金婚宴,还让她到公司来,难道不是?

自家大哥心思缜密,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除非他是故意想让大家知道,夏浅浅自认为很了解亲哥哥。

“既然大家都知道,爸和妈怎么会不知道?

肯定是知道的,夏浅浅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哥,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有女朋友了?亏妈妈还在担心,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打光棍呢。

他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怪不得,一点也不担心。

傅寒肆挑了挑眉,语气平淡。“回去上班。

夏浅浅挽住傅寒肆的手臂撒娇。“哥,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嫂子呀?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是嫂嫂追的你还是你追的她呀?哥哥,什么时候带回家呀?

能让她大哥心甘情愿公开关系,她好想知道是怎样的女人让铁树开花。

“我会带回去。他一句话打发妹妹。

夏浅浅欣喜。“哥,你终于打算结婚啦。

天呐,她好想知道嫂嫂是怎样的人,能让她大哥松口带回家。

“多事。

······

云山别墅。

温颜整理完房间,准备出去,刚打开卧室门就遇到一位气质优雅的中年妇女,她一直看着自己。

“您好。

温颜礼貌的颔首,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能进入傅寒肆的家,穿着华丽,应该不是普通人。

“多大了?

夏筠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在她身上打量,没有忽略女人白皙的颈脖上的红梅。

啧,年少气盛呀,想不到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夏筠着实意外。

“二十五。温颜老实回答。

“你和我儿子是什么关系?夏筠直接问。

儿子?原来是傅寒肆的妈妈。

温颜思索了几秒道“我是傅总的下属。

“下属住一起?

她儿子都把人家吃干抹净了,就只是下属?夏筠心里为儿子捏了把汗。

本来她是高高兴兴的过来看儿媳妇的,结果,儿媳妇不承认。

温颜面露难堪。“阿姨,我很感谢傅总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所以······

“所以你以身相许了?

夏筠接话,怎么看都是她那儿子趁人之危。

温颜以为她能坦然无视这些事实,但实际上,很难。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有想法,傅总不需要我的话,我马上离开。

豪门注重门当户对,温颜时刻提醒自己,和傅寒肆仅仅只是交易。

“他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离开他,你愿意吗?

夏筠心里干着急,却没有表现出来,她想知道这个女人会做到哪一步。

见她没有说话,她继续道“不愿意离开?是舍不得他这个人,还是舍不得傅家的家产?

“对不起,夫人,这是信用问题。温颜诚恳道。

自己收了他的钱,也答应了到傅氏集团上班,如果没有这些事,她可以坦然离开,但现在,似乎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

这两人做了什么交易?

夏筠浅笑。“好一个信用,那如果他有未婚妻,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温颜浑身一震,她在做什么?做小三。

各取所需的背后,是别人的悲伤。

她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没有考虑过别人,只想到自己。

虽然没听说傅寒肆有未婚妻,但如果家里有安排,那她现在正在伤害别的女人。

温颜攥着拳头,犹豫许久,终于下定决心看向傅夫人。“阿姨,我愿意离······

“妈,您怎么过来了?

傅寒肆缓缓走了过来,看了温颜一眼,目光落在自己的母亲身上。

夏筠精明一笑。“儿子不回家,我来看看不行?

她专门找这小子不在家的时候过来,没想到他还是赶回来了,可想而知,眼前这个女人的重要性。

“妈,不要吓到她。

他搂住软腰,温颜尴尬的想离开,但男人抱的更紧,甚至还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警告。

“没有。

温颜想要解释,但某人的眼神让她不敢再说下去。

他们这些小动作哪逃得过夏筠的眼,她揶揄道“瞧瞧,这么快就帮忙说话。

“妈,我何时有未婚妻?他的母亲,看热闹不嫌事大。

夏筠责备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眼神似乎在说,谁叫你不带回来,只是温颜低着头,没有看到。

“这不就是了吗?对了,美女,你叫什么?夏筠热情的牵起儿媳妇的手问。

温颜受宠若惊道“阿姨,我叫温颜。

他的母亲好像很奇怪,但她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您刚才吓到颜颜。傅寒肆对母亲的做法不赞同。

颜颜?他的称呼好亲密。

温颜看向笑的温柔的男人,后者察觉到小女人的目光回看她。

“哎呀,颜颜,是阿姨的错,这小子不把你带回来,我以为他只是障眼。

虽然外面传闻多,夏筠也知道他带了女人回家,她忍了几天没去问儿子,还等不到他带回来,只好自己过来探个究竟。

温颜,确实出乎她的意外,夏筠相信儿子的眼光,能让他这么护着,温颜是第一个。

“他小子如果有未婚妻,我就谢天谢地了,不至于担心他剃度出家,从小到大,就没看他和哪个女人打的火热,当然除了你。

????

温颜窘迫的揪着手指,阿姨是不是误解了?

这个男人技术很好,或许只是不想让大家知道,他不应该是没有过女朋友的人。

“妈,我和颜颜单独谈谈,等会再向您解释。

傅寒肆担心母亲什么都说,吓跑了小女人,及时阻止。

“好,去吧去吧,好好谈谈。

夏筠向儿子露出凶狠的眼神,儿媳妇没了找你算账。

男人无奈,他的母亲比谁都戏多。

两人回到房里,温颜被他圈在小小的单人沙发,她无处可躲。

“寒肆。

“刚才,颜颜说愿意什么?

傅寒肆没想到这个小女人居然想离开,如果他没有回来,是不是就已经同意了?

虽然知道母亲只是在测试,但她可是真的有这个心。

温颜回想之前说的话,低下头呐呐道“我愿意离开。

他的目光瞬间转冷,大手扼住小女人的脸颊。

“就这么轻易离开,真是好极了。

温颜察觉到他的怒气,心里也很不舒服。“寒肆,阿姨说的对,我也不想把我们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没有哪个愿意看着自己的男人抱着其他女人,虽然她现在知道他没有。

他眉头舒展。“所以你和我在一起是快乐吗?

温颜没有否认。“寒肆对我很好。

大手滑向小女人的后颈,吻上诱人的红唇。

温颜对他突然的举动感到诧异,但还是很快接受。

她被吻的天旋地转。

直到温颜快要窒息,男人才放开她。

“我需要一个结婚对象。他在她耳边低语。

“嗯。

她的脑袋还一片迷糊中,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

“温颜,我们结婚吧。

小说《久别重逢冷面总裁不经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