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坦克小说!

首页资讯›苏莞苏玉泽《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_《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苏莞苏玉泽《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_《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

九天小猫

古代言情 苏玉泽 苏莞

古代言情《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是作者“九天小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莞魏景濯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甜爽 医术 双洁 空间】医学博士苏莞一朝到大晋王朝,本来以为拿的是宅斗剧本,谁知很快她就被当做冲喜新娘被叔伯嫁了出去。嫁进来的当天,才知道自己嫁了个废太子。苏莞转身想要跑路。却听到身后传来虚弱的声音。“夫人这是要去哪里?带上为夫可好?”苏莞转身看到奄奄一息的废太子,看了眼药房,默默地拿出药给眼前的人服下。看着身残志坚的废太子渐渐站了起来,她突然问:“要不咱们干一票大的?”废太子目光碎着星光,缓缓地笑了,“好,为夫都听娘子的。”————魏景濯为了报仇,蛰伏于西北。昏迷的某一天,手下的人怕他死,给他娶了一门妻子冲喜。这妻子一开始他以为是个累赘,女人只会影响他复仇的脚步。后来看着那娶进门的妻子,不但医术了得,还给他整出一个塞外江南。再后来,下人们听到皇后的房里总是传说男人祈求的声音。前期种田,后期开疆拓土...

来源:cd   主角: 苏莞苏玉泽   时间:2023-12-11 08:12

《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小说介绍

高口碑小说《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是作者“九天小猫”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苏莞苏玉泽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听起来外面来的大概就是杀手了,真是流年不利,难道明年此时便是自己的忌日?轿外响起男人粗俗不堪的笑声。其中一个道:“老大,不知他娶了个什么样的女人。要是长得美…

第5章

说起这个苏太守,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

并不是说他为官时多坏,而是他做事非常奇葩。

崔嬷嬷不懂朝堂之上的事,见林青峰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便追问道“怎么,难道那苏大人是个酷吏不成?

林青峰无语。

“那倒不是,苏大人……想了半天,他终于憋出一句,“苏大人他是个为国为民的好官。

崔嬷嬷瞪了他一眼“那你还摆出那种表情?

不知道的还以为苏大人是个大坏人。

林青峰问她“崔嬷嬷,你可知咱们大晋朝五年前,幽州差点被西戎士兵攻陷的事吗?

“这个谁不知道,崔嬷嬷当然知道,突然明白过来了,“你说的可是被全幽州传颂,那位妇人之友的那位苏大人?

林青峰抽了抽嘴角,僵硬地点点头。

“的确是……那位就是苏姑娘的父亲。

苏大人确实是位为国为民的好官,却被这个搞笑的名声给连累了。

当时幽州正被西边的西戎进犯。朝廷迟迟不肯援助,只让幽州守军自己抵抗。

幽州那点兵力哪里挡的住西戎铁骑,连战连败,损失惨重。

眼见着幽州城就要被西戎人攻破,苏太守几次上书朝廷,让其速速发送援军,可朝廷迟迟没有动静。

而幽州当地的富豪绅士又纷纷囤积粮食。不但百姓生活艰苦,边关战士更是忍受饥饿来抵抗敌人。

苏大人无法,只好下了一道命令凡纳妾之家,必须要按妾室人头上缴税银,没银子的用粮食抵扣,而且还是从重征收。

这道命令下达后,当地富豪绅士无不大骂苏大人无耻。没粮食不去找朝廷要,居然把算盘打到他们这些富绅的头上来了。

一些富绅连夜想要发卖府里的小妾,却被苏大人的另一条命令给吓了回去。

凡是发卖妾室的,罪加一等。

富豪绅士们眼看着苏大人带着官兵挨个上门征收粮食,气得差点原地爆炸。

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官员。

一个小妾一年要三十两的税银。凡是有点银子的,谁家里还没有五六个小妾?

但碍于苏大人的官职,各家富绅只好咬着牙把家中的粮食都供上去。

对于各家正妻来说,这可是个天大的好事。

家里掌管中馈的,哪个不是正妻说了算。她们纷纷带头缴纳人头税,逼得自家男人再也不敢起纳妾的心思。

自那以后,苏太守便成了幽州妇人之友。

那几年幽州的年轻夫妻倒是和睦了不少,纳妾的更是快绝户了。

用苏太守的话说,既然能纳得起妾,那就是闲钱太多了,不如贡献出来给士兵抵御外敌。

再说了,幽州一旦被攻破,谁也别想跑。

待皇帝看到下面官员递上来的奏折,说幽州太守巧立名目,横征暴敛,皇帝没说话。

大家都以为苏大人要被皇上给撸了官职。谁知第二天,皇帝在金銮殿上大肆赞扬了一番苏太守。

之后谁再上书弹劾苏太守都无用。

偶尔有不怕死的,冒着砍头的风险给皇帝上奏,要革了苏太守的职,也被皇上给一一驳斥回去。

不是皇上有多英明,而是他要是惩治抵御外敌的苏太守,就要在史书上留下一道骂名。

皇帝格外怜惜自己名声,决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可他又怕驻守边疆的太子外祖父大将军赵贤掌控军中大权。所以才一直没有下发粮草支援幽州。

在他犹豫之际,西戎已经兵临城下。

皇帝想收回太子外祖父的兵权,但又想让他们给自己清除了外患才能死去。

骑虎难下之际,还是苏太守解了皇帝的燃眉之急。

自那以后,虽然大将军赵贤守住了西北的幽州城,却也元气大伤。皇帝正好顺理成章地从赵贤那里收回了兵权。

其中的这些事,旁人不知,但他们作为太子殿下的亲信,却是清楚的很。而有的官员却不知皇帝所想,私下里大骂苏太守太不要脸,真是穷疯了。

但一些穷得叮当响的府县却看出了门道,人头多税收可不就多了吗?

于是那些穷县也开始效仿苏太守的做法,拿人头立各种税目。别说,还真有些效果。

要不是因为苏太守去世的早,现在估计已经调往上京官拜一品大员了。

可惜死的早……

崔嬷嬷听到是苏大人的女儿,笑得眉不见眼。

“那就好,她双手合十,朝着老天拜了拜,“我就知道那苏姑娘一定如苏太守一样,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林青峰“……

终于被崔嬷嬷拉着问完,他禀报完后很快就溜走了。

崔嬷嬷赶忙跑回屋子,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刚从昏迷中醒来的男子。

咯吱作响的木板床上躺着一个异常俊美的年轻男子,泼墨般的长发散落在床上,月色轻柔流泻在他清隽如玉的侧脸上,投下淡淡阴影。

崔嬷嬷絮絮叨叨地在床边说了半天,待口干舌燥才停了下来。

“主子,这次老奴终于把慧明大师所说的女子给找到了,主子以后一定否极泰来。

男子眉头微微皱了皱,眼睫轻轻颤动,紧抿的薄唇似乎想要张口说话。

崔嬷嬷见状,一脸高兴地自言自语道“老天保佑,主子终于有反应了,苏姑娘果然是主子的福星啊,还没嫁过来就起作用了。

说完她也不等床上的男子睁眼,飞跑出去准备明天成婚的事宜。

待她离开不久,床上的男子倏地睁开双眼。

一双锐利的黑眸带着几分冷冽的锐气,像是雪巅之上的冰渣,让人不寒而栗。

“真是病急乱投医,岂有生辰八字般配便可治愈病症的道理,他喃喃自语道。

…………

苏莞没有回柴房,而是回到原来自己住的房间。

这是她坚持要求的,杨氏考虑到她明天就要出嫁,怕她再惹是生非,也答应下来。不过为了安全考虑,杨氏还是安排了下人守在外面。

房间里的下人早已经被杨氏给发卖出去。她扫视了一圈屋里,陈设之物也都是少女闺房所用,简单干净,精雕细琢的拔步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窗台上摆放着许多不知名的花。

其中一个花盆上的花格外的显眼,花开得像一个大圆盘,花瓣金灿灿的,土黄色的花蕊里透着绿。里面已经长满了饱满的黑瓜子。

她走过去弯腰仔细观察了片刻,这才确定原来真的是一盆向日葵。

绥阳县地处大晋边陲之地,每天都有两边往来的商人。但她的记忆中,似乎当地并没有太多人种这些东西,这东西也是原主在无意间得到的,没想到长成后会是向日葵。

这东西如今在大晋就是个稀奇的东西。

她小心地掰下一个下来,然后用手抠下里面的瓜子,用布包起来放进箱笼里。

待以后稳定了,在院子里种点向阳花。既美观还实用。

正在她想要把另外一盆向阳花的花也掰下来时,突然发现放置花盆的窗台有些松动。

她仔细看了两眼,然后用手轻轻地在花盆周围的窗台上敲了几下,砖块发出沉闷的咚咚声,但有一个地方声音却是空荡荡的。

她找来一把刀,然后在那处来回敲打,发出叮当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外面看守的下人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小声地问身边的人。

“小姐不会在凿墙想要逃跑吧?

另一个道“不会,小少爷还在二夫人的手里,小姐最疼爱小少爷,不会跑的。

“要不咱们还是进去瞧瞧?

“还是算了吧,只要她不跑,咱们管她做什么?反正天一亮,她就要嫁人了。

苏莞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轻轻地把窗台上的砖块拿开,下面果然是一个空格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

盒子似乎已经放在下面多年,却不见一点褪色。

她小心地取出来,擦了擦上面落下的灰尘,然后抱着坐在床边打开。

里面摆放着一枚晶莹剔透的和田玉佩,她拿起来握在手里,感觉触手冰凉,温润细腻,果然是上好的玉石。

玉佩上面雕刻着一株栩栩如生的仙草图案,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这就是原主母亲让原主小心藏着的东西。至于这玉佩代表什么,原主是一概不知的。

要不是今晚她抠向阳花里的瓜子,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她又在盒子里翻找了一遍,找到一沓银票,是五张一百两的银票。

她把银票揣入衣服里,然后把盒子放回原处,又拿起砖重新铺好。

躺回床上,苏莞把那枚玉佩拿出来对着月光瞧。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特殊之处,只好用一条红绳穿起来挂在脖子上,然后迷迷糊糊地睡去。

不知何时,她似乎飘飘荡荡来到了前世她住的地方。

那是一间一室一厅的单身公寓,公寓下面是一间大型连锁药房。

药房里卖的东西种类很多,不但有中成药,化学药剂,抗生素,保健用品,甚至还包括医疗机械,日用化妆品等等。

她懒得动那些东西,意识又飘回了自己的公寓。看着房间里堆满了还未拆封的零食,她正饥饿难忍,下意识地伸手去拿。

想不到……居然真的拿起来了!

小说《替婚嫁废太子,她被宠翻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